風獅爺與我

 金門風獅爺有各式各樣種類,每一種都有各自不同的特色,但相同的是,坐落在金門各地的風獅爺都肩負著守護當地的使命,與作為金門人心靈的支柱,從過去到現在,幾百年的風風雨雨,至今,屹立不搖。

 海洋與邊境管理學系位於沙美校區是全校唯一位於沙美的科系,緊鄰金門歷史博物館,相較於為於金城的校本部,沙美校區人煙較為稀少,就像隔絕的桃花源遠離塵囂,早散步時,沿著金沙水庫,經過一片金黃色的高粱田,有時還會有渺渺的霧,與晨光交織成和諧的畫面,當太陽開始發熱時,霧就迅速散去,轉眼即逝的風景也使其更加難得,而往沙美老街的方向,沙青路勝利路轉角,有一尊較為嬌小,在路牌後的風獅爺,如果匆匆而過,可能無法注意到,這是我在金門第一個遇見的風獅爺 「西甲風獅爺」

 記得三年多前,作為新生抱著忐忑的心情,準備降落在金門突然看見夕陽灑在海面上,金門倒浮在波光粼粼的金色大海那壯闊的景色帶給我心靈上的感動,與剛下飛機時迎面而來的海風氣息,使我原本緊張的心情紓解,再加上身邊的人感覺大多都是來報到的新生,讓我放鬆身心,感受這宜人的感受,但在機場大廳,原以為可以跟大家一樣,坐學校安排的專車直接到學校,結果負責接機的人說:「你是海邊系的? 你的校區不在校本部,不能坐專車喔,叫計程車吧。

 我坐在計程車上,往專車不同地方去,隨著天色越來越暗,路燈越來越少,車子就像往深淵深處行駛般越來越暗,原本興奮的心情也越來越沉重,最後穿過一段完全沒有任何路,沙美宿舍終於出現在我眼前排一排整齊的窗戶透出來的光照在前方的廣場,提著沉重的行李箱走上無數台階,也許是受心情影響,我不禁有種進監牢的無力感。後來與新認識的同學一起去買生活用品,騎著腳踏車,在沙美的小路上,一路上凝重的氛圍包圍著我們,不只是鄉間小路的寧靜,更多的是對彼此不熟悉所隨之而來的沉默,突然有同學語帶驚喜地說 「那是風獅爺嗎?」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看到風獅爺,我們之中還有人拍照上傳臉書,原本尷尬的氣氛,也隨之消散,我也是第一次發現原來風獅爺除了鎮,還有凝聚人心的能力。

 轉眼兩年過去,海邊系三年級一律要回到校本部上課,而正好是那一年,金大創立20周年,在校本部立了一個公共藝術 「金大hero 風獅爺」,期許我們能像風獅爺守護金門一樣,做國家的守護神,每當經過金大風獅爺,總能串起我在沙美的回憶,凝聚了不管在校本部還是沙美校區的人心,就像風獅爺串起金門人的共同回憶而更加團結。

 現在是一位即將畢業的學生,未來應該是充滿希望與探索未知的興奮感,急著進入社會闖蕩一番但伴隨而來的不確定性,也帶給我許多煩躁,甚至是恐懼,越來越多身邊的同學確定自己未來的方向與目標,我更加徬徨、不安但正如風獅爺堅忍的守護金門,我想風獅爺也教會我如何以堅定的信念面對未來。

 風獅爺在金門各個角落,也許抬頭一瞥,會發現安靜地待在屋頂上,或靜靜地挺立村落的邊緣,風吹雨打依然堅守自己的使命,或許正是這種堅忍的金門精神,使金門人能如此團結,而這也是我們學校想要繼承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