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守護

 沒帶雨傘的我,站在東北季風肆虐的十字交叉口,用力抬腳向那昏黃的路燈與風雨加注在我身體的狼狽。冬天雨夜,趕著上下上的學生隨著寒風直打哆嗦,暫且棲身走廊。但上課緊迫壓力,就必須鵠立四處張望,看目標挨著身子,衝向能護著前行的廊道

 雨勢漸停,我搖晃著手指的機車鑰匙,準備穿越前往體育館後的停車牽車,是走了跟平常不同的路徑,或是挨著牆沿走過頭?不過我確定的是發現了新大陸牆壁上有風獅爺!學校的牆壁鑲了一尊風獅爺,那整座陶土色的風獅爺在體育館暖色系的牆面是不是顯眼,在整體閩南式建築的襯托下也突兀,也可能平時有經過、有瞄過,但總是沒有注意他的存在。今日駐足細看,總有說不出的新鮮,印象中老師好像有說過,莫非他就是傳說中的「金大HERO風獅爺」

 儘管天色已暗,四周早已無人,僅剩呼呼的寒風與街燈冷冷散漫的光線但這結合金門特色的裝置藝術,仍讓我想像這風如何成片潑灑在風師爺身上;這雨如何沖刷不掉風獅爺守衛金門的決心圓滾滾的大眼,露齒張開大嘴,右手執毛筆,左手握本「金門學」,聽說摸的左腳,就會學業進步、愛情順利、事業會成功

  這是我的一次,安靜的細看金大風獅爺

 金門先民不僅須時常躲避戰禍,也須有與大自然一搏的勇氣。強勁東北風沙襲擊,讓這片土地植物生長受限,生活維。在無法勝天的情況下人們風獅爺以用來鎮風止煞安定人心。除了鎮風止煞的繁重使命外,獅爺們的勇猛形象更被推衍至極致。小時候爺爺曾經跟我說,爺爺的爺爺跟他說的故事,那時村莊裡鬧鬼,小孩子都不好養大,都會請求風師爺幫忙,遏止妖魔邪靈侵擾作祟。因此風獅爺開口吸風,伸手擋煞的印象更是繪歷在目、言猶在耳。

  上一次我如此安靜的細看一尊風獅爺,也是在雨之後。

 在追逐蜻蜓與蝴蝶飛舞的童年,在爺爺說完故事之後。我在麥香與昆蟲的指引下搖晃至風師爺的面前。當時只見諾大身軀與隨風擺的紅色斗篷,似被遺棄在這城市邊緣的角落,悄悄的堅守的使命。「哇!這裡也有風獅爺耶!」不懂事的我,前瞻後顧了一番,在不斷加強的好奇心下,決定探究是否真的會「吃風」!於是在四下無人、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以不禮貌的硬塞那她的牙縫──幸好沒有生氣的咬我!

 「騙人!根本就不會吸風嘛!」之後我又連試了好幾次。

 在老一輩金門人眼中的心靈救星、島守護神,如今卻在文化的快速轉變下失去它原本的風采。誰會拿香祭拜?誰會在口中塞糖果?誰會跟祈求甚至批上還願紅色披風這一刻只有沉默,沉默的被人們遺忘沉默的被這一句話語漠視,沉默的在時光的洪流中沉沒直挺冠戴整齊的風師爺,啞口凝望東北天空回溯遙遠的記憶,對打著警告,盡職地恫嚇妖魔於無形。但我們都應該要知道──的存在,是因人而起,的價值,是因人而定,對人民得保佑,是無影隨形一種傳說,維持一種寄託,就能,或者才能得到安定。我們需要用一種實虛之間的模糊,藉以維持心靈的推展。你需要美好,就需要一點天真。就像每個人都知道聖誕老公公是真是假,但仍像下一代訴說故事,在真實之上,維持一種美好。

 長大後我特別喜歡風師爺,也會代著台灣的同學朋友一起尋找金門風獅爺。騎著機車穿梭在金門的鄉間小路上。花崗石精心雕琢的獅爺鑿一刻都別具匠心,繽紛的顏色點綴著我們的記憶體,而的氣韻神技

 和歲月的磨蝕更傳遞著傳說故事與歷史訊息,形形色色的不同姿態風師爺,嬌小調皮、或高大靦腆、裂嘴猙獰或端身肅顏,隨著,而展現出的態勢讓我們可以更進一步的勾勒出先人的智慧與生活相貌。

 這是與人類互相約定的宿命,像師長永遠關心著學子;像母親始終掛心著子女。在風沙漫紛飛歲月流轉中的風獅爺,依舊扼守津要目光遙視面向風的端,緊抓沙地不放。在那金門的承受金門的宿命、金門的苦難,都知道,會日日月月的陪伴,歲歲年年的守候,風平浪靜每一天就算或許,尚有為數不少的守護神堅守岡位的歲月裡被埋沒,掩蓋在塵煙漠土下繫浯島每一土地

 初見「金大HERO風獅爺」年後的今天,我又與相遇了,只不過今天是有個煦煦溫暖的太陽天。金門大學重新給了我們這片土地的守護神一個新的“HERO”意像,讓年輕學子用不同種形式更加貼近金門這段歷史。風獅爺可說是「金門學」的最佳詮釋英雄般守護著我們,也似守護著金門大學,又似在訴說,金門大學將無時無刻保佑著學子們成長與發展,而新一待的金門人,也將傳承著使命,繼續發揚金門精神

 「冥催縞一線沙,焦塗歲窮兵寇伐。鎮護四宇獅威顯,風止邪辟破厭煞看過金門那麼多尊的風師爺,我獨獨未嘗看清的,就是的眼睛。透露社會中熟練的語言,為一個美意進行完美守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