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組第一名     風獅爺奇遇之煮海治龍王      電子與工程學系   許文忠

楔子

我是海生,住在浯島上的一個小漁村,這裡的村民世代都靠著捕魚為業,住在這裡,伴隨著許多童年的回憶,雖然比不上城市的繁華,但生活步調慢且居民樸居安樂,日子久了倒也過著知足安逸的生活。

 

在浯島這片土地上,以前的人們抵禦外族的侵略,在某個時刻發現了浯島上有生產所謂的 X 元素,而 X 元素的特性是可以把周遭相同的物質結合起來,人們利用這個特點製造出 X 手環,在浯島的習俗,成年禮必須配戴手環,以示成年的象徵,而在某個時刻手環與人體間的氣場產生共鳴,無意間將這份力量激發出來,手環將環繞在人體周遭的這股氣場轉換成能量,人們也開始用這些力量逐漸取代了電力、火力等能源。而人們在自我防衛的過程中漸漸發現這些氣場有著驚人的破壞力,人們在抵抗外族的時候也開始應用在武器上。

但隨著幾百年來浯島的和平,這些能量也漸漸開始式微掉

浯島的能量運作由島上的五種氣場組成,達成平衡

分別是

寧之氣:星夜之靜謐,可以將力量沉靜

城之氣:磚瓦堆疊而成,歌頌歷史的謳歌沙之氣:  瞬間風化且隨風消逸,難以捉摸湖之氣:海河聚匯而成,滋潤生命的泉源

嶼之氣:板塊交錯,在水體間圍繞,跟湖有密不可分的羈絆。

 

 

人們有各式各樣的個性,相對著每個人都都有著屬於自己的氣場,氣場代表的是一個人的精力和元氣,而人的身心狀況則是影響到氣場的大小,當人精力充沛時氣場也會跟著增強,而當人虛弱或是疾病時氣場自然而然也會減弱。

 

第一章 迎城隍

「來哦來哦今天大俗賣,這裡最便宜」市場上傳來著攤販賣力的呼喊聲

「這次特價只有今天,快來看啊,錯過可惜」攤販們透過各種話語或是方法招攬客源,充滿朝氣的一天,這是浯島平常的日常生活

而在不遠處傳來一個聲音,一陣敲鑼打鼓聲,將民眾都吸引過去

「城隍爺要出巡囉,城隍爺要出巡囉!」街上傳來民眾賣力地喊著的聲音

聽到城隍爺要出巡,一時間內不論男女老少爭先放下手邊的工作,跑到街上去

觀望

 

 

今天是 4/12 日,來到了每年一度的迎城隍慶典,迎城隍慶典也是浯島最盛大最熱鬧的民俗慶典,以示表達對城隍爺的尊敬與敬畏,這次的主辦單位邀請德高望重的風獅爺長老擔任祭司,舉凡浯島上每年重大的祭典或是活動都是透過風獅爺長老所主持。

「海生,迎城隍慶典需要用到的禮品和供品都準備好了嗎」長老看著清單中的品項對我說著

「都準備好了,現在等長老宣布時間就可以了」我開始把要祭典的物品清點好

繳交上來

「長老啊,這活動什麼時候要開始啊,我都快等不及了」一旁的村民迫不及待

地呼喊著

「別急別急,馬上就要開始了。」只見長老不急不徐地點燃三炷香,將手中的

酒恭敬地奉上禮桌,焚香祭酒,開始進行今年的迎城隍慶典

「各位鄉親們,今年的迎城隍慶典準備開始了,預備,三、二、一開始」風獅

爺長老舉槍鳴空向天空一響,揭開慶典的序幕。

只見一聲槍響響遏行雲,伴隨來的是人山人海般的踩街人潮,一時間內人潮將整個街道擠得水泄不通,望過去頓時整個街上萬人空巷。

迎城隍慶典不僅可以帶動島上的觀光產業,同時也能帶來無限商機。

時間一到,只見各宮廟的繞境隊伍一隊接著一隊前來,放眼過去盡是陣頭各種兵器,只見為首的天兵天將將兵器揮舞起來彷彿遍體紛紛、如飄瑞雪,讓人看著目瞪口呆

「咚咚鏘咚咚鏘」不遠處樂隊傳來歡鑼喜鼓的聲音,嗩吶、鼓、喇叭等樂器聲不絕於耳,前方的舞者如同仙女般下凡舞動著彩帶,讓眾人看了目不轉睛,一時忘了自我,將整個氣氛炒到最高

「開始放鞭炮囉。」

長老話一說完只見眾人摀起耳朵,一連串的春炮瞬時砲聲響起“霹靂啪啦”霎時間震耳欲聾,這樣的習俗目的是為了將以往的晦氣去除,期待新的一年可以有更好的收成以及祈求護佑平安與風調雨順。

「嘿唷、嘿唷、嘿唷」只見村民們左右一隊,奮力抬著城隍爺搖輦,進行迎城

隍典禮,充滿活力的喝采聲。

搖輦是島上傳統的儀式,也是浯島自古以來的民俗文化,將神祇奉坐在輦上,

四人為一小組,輦傾斜的角度越大,對於神靈的敬畏也相對地越大。

以搖輦答謝城隍爺保庇今年漁獲以及農作物的豐收,同時也是對城隍爺的崇

敬。

 

 

在島上過著這樣安居樂道的生活是村民們共同的願景,但好景不常,遠在深海深處的東海龍宮內,一場不為人知的計畫正悄悄地醞釀著…

 

這天東海龍宮中,一陣黑煙將整個龍宮燻的到處都是,將眾人燻得眼睛睜不開

 

 

 

 

來,這時而不遠處傳來一個聲音

「唉怎麼又失敗了」只見是東海龍王站在煉製仙丹的爐邊懊惱地說著

只見鍋爐不停冒出黑煙,龍王看著鍋爐中煉製完的殘渣,這次的煉製又失敗了「到底問題是出在哪裡呢,還是有甚麼關鍵沒掌握到呢?  」龍王喃喃自語地著「還是試看看另外一個方法,看會不會有另外成效」再次打開其他的爐摸索起來

原來那東海龍王本是天上星宿,因觸犯天庭神律而被貶入人間因而喪失了神位,但即使被貶到人間仍是本性不改,仍是在凡間興風作浪起來。某日這龍王不知道什麼緣故,開始迷起煉丹術起來,尋求天下煉丹師請教如何煉製仙丹,相信一些江湖術士偏方,深信仙丹可以長生不老,但無論如何煉製出來的結果都是差強人意,龍王為了這件事而一直苦惱著,整天不思國政而沉迷於這些江湖道術,這樣的做法讓天下百姓苦不堪言

「啟稟大王,據說這東海面上有一個浯島,話說當年秦始皇派徐福東渡日本尋

找仙丹,此島可能有仙丹存在。」龍王身旁的一個部下說道

「哦竟然有此事,不妨說來聽聽」聽到這個消息,開始激起龍王的興趣,有點興致勃勃地問道

「傳聞這浯島上藏留著當年煉丹師所煉製出的長生不老仙丹,但由於年代久

遠,小的也不知道至於是真是假,還有待查證清楚。」

得知這個消息,這海龍王虎視眈眈,想要佔領浯島的計畫早已醞釀已久,為了奪取仙丹,這龍王在權力與慾望的腦沖之下,早已被沖昏了頭,甚至逐漸開始有稱霸天下的野心。

幾天後,東海龍宮外的廣場上集結著千軍萬馬,蝦兵蟹將個個水族都列隊排

好,頓時旌旗飄揚、將廣場擠得水洩不通,龍王開始整頓兵馬,滿意地看著自

己的陣容

「各部隊都已經到齊了,現在等候大王您的命令」身旁的傳令兵說道

「哈哈哈,本王今天便要前往這浯島見識見識一番」海龍王意氣風發地說著

「大王這點小事交給屬下來就可以了,屬下一定可以把任務達成」龍王身旁的

軍師狗鰻精馬上跳出來搶先當先鋒,一下又半拍馬屁地諂媚著

「這只不過是一個蕞爾小島罷了,何必勞煩大王您親自出征呢?」

這狗鰻精一嘴張嘴舌燦蓮花說著,那龍王不知不覺中竟開始龍心大悅起來

「恩恩那好,本王命令你為本次任務的先鋒,相信你可以達成任務。」龍王說

著便拿出隨身的令牌交給狗鰻精說道:

「蝦兵蟹將們聽令,這次行動的全權交給軍師狗鰻精指揮,一切聽令調遣。」「是」一旁的蝦兵蟹將一口同聲地應道

「遵命,屬下不會讓大王失望的」

「嘿嘿嘿」這狗鰻精在心理開始打起如意算盤想著「如果趁這個機會立下大

功,到時大王一定會對我另眼相看,以後升官發財的機會少不了我的。」念頭

一打定便迫不及待想要立下頭功

 

 

 

 

 

「眾將士聽令,現在朝著浯島前進。」

狗鰻精率領著蝦兵蟹將一路浩浩蕩蕩地朝著浯島前來

「看這樣子應該不用太多時間就可以攻下了」站在遠處觀望著浯島,狗鰻精得

意洋洋地說道

「準備開始進攻」掌旗兵揮動著令旗,一時吹起了進攻的號角

在一聲命令下,蝦兵蟹將開始發動了第一波攻勢,漲潮鼓浪將整個海水掀高

島上的眾人絲毫沒有危機來的感覺,依舊是歡喜的進行著迎城隍慶典, 過了一陣子,只見一個村民急著跑過來呼喊著

「阿大事不好了大浪來了,大家快逃啊」

「這是什麼回事啊,發生甚麼事了」見狀大浪襲來的村民們驚恐地說著「現在要怎麼辦阿還是先撤離吧」

「不行啊家裡的財物和東西還沒收拾好,得先回去才行」一個村民說道

「現在撤村根本來不及啊,該怎麼辦呢?」風獅爺長老著急地說道

「我記得有一條捷徑可以通往太武山上,趁著現在大浪還沒完全襲來,我們趕

緊上去避難」我想起太武山或許可以暫時做為避難的場所說道

太武山是整個島上地勢最高的地方,目前的方法就是暫時上山度過危機,至於

財物之類的也只能暫時擱在一旁,保命要緊。

「也只能暫時這樣了」眼看著排山倒海的大浪,這樣的短時間要撤離居民這根本是件不可能的事,不過還是盡力而為,眼看著大浪漸漸逼近,不得已只能暫時將村民撤離到山上,在風獅爺長老的帶領下,眾人開始扶老攜幼,讓老弱婦孺先行上山避難。

「轟隆隆」只見不遠處蝦兵蟹將開始捲起滿天的大浪,排山倒勢而來,瞬間遠在外海的蚵蓬和漁船迅速地被沖垮了,衝上島上的大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擊島上的民房和作物,將看到的事物都吞噬殆盡,浯島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由於太武山的地勢較高,海水沒有沖上來,算是有驚無險,眾人在山上見到這

幕,面面相覷地你看我我看你互相看著

「阿…怎麼會這樣,所有東西都被沖毀了,我的心血啊」在山上的村民見狀說道,痛心疾首地說道

「我要下去看一下,可以救回多少東西算多少」一個村民立刻起身,作勢要衝

下山去

「你是不想活命不成,還是先保命要緊啊,錢在賺就有了」身旁另外一個村民

立刻抓住他的手阻止說道

「我們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看著自己的家園遭受如此劫難,個個不知所措

「唉,不知道,目前只能靜觀其變了」風獅爺長老無奈地說道

山上的眾人一無所有,只能自生自滅,祈禱著可以度過這場危機

要如何面對接下來的大浪以及明天又要面臨什麼甚麼樣的危機呢?

整個島上放眼望去,盡是汪洋大海與樹倒屋塌的景象,整個浯島瞬間陷入在恐

 

 

 

 

慌的氣氛當中.,瀰漫著人們的無助與絕望,壟罩著一片黑暗。

 

 

第二章契機

太武山的地勢高擋住了第一波的攻勢,算是暫時度過危機了,不過第二波浪潮

要如何應對大家都絞盡腦汁地討論著

「我們下一步該怎麼做呢,總要想個方法來面對」

「如果我們…」在討論過程中大家各有自己的想法,眾說紛紜也一時間內也拿

不定主意

「我想到一個方法,不過…」風獅爺長老打破眾人的討論,開始說著自己的看法,不過話講到一半就停頓了一下,開始沉默

「沒關係長老你說看看,說不定有機會可以成功」

在討論過程中不知不覺中風獅爺長老提到一個方法,讓大家開始燃起最後的一

點點希望

風獅爺長老緊接著說:「浯島上自古以來流傳著一個古老的傳說,有一股神祕的力量封印在洞穴中,當浯島遭遇到困難時,據說某個時機這股力量將會被甦

醒,不過至今也沒人驗證過」

「那要如何將這股力量甦醒呢?」

「不知道,我自己也不太清楚過程,只知道是從以前流傳下來,唯有前往洞穴

一勘究竟才能解開謎團」

大家面面相覷互相看著, 那要派誰去呢?

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但無論如何,但是這或許是唯一的希望了吧

長老語畢,只見眾人再次陷入一片沉默。

我舉手說道:  「我去,與其在這邊坐以待斃,不如賭看看說不定還有希望」「那我也跟你們去」幾個村民又舉手說著

下定決心後我們開始跟著風獅爺長老帶路,走著山上一條人煙罕至的小路

,只見沿路上雜草叢生,這段路不知道多久沒人走過了

「大家再接把勁,就快要到了」老長振臂呼喊鼓勵大家

由於山路崎嶇的緣故,眾人消耗體力很快,得先趕快找到山洞的所在處才行,

經過一段時間,終於在不遠處終於看到一個洞穴,

「就是這裡了嗎」我們看著眼前一個漆黑的洞穴說著,大白天洞口一陣冷風吹出來,顯得有些發麻

「這個我們確定要進去嗎」

看到眼前一片黑漆漆的洞穴,大家有點卻步了

「大家跟著,要開始進去了」我們開始起步走向洞穴

要開始進去了,雖然還是有點不放心,但我們還是想說著躍躍一試的想法,開始走進洞穴,只見洞穴內整個空蕩蕩的,有種空靈的感覺,處處可以聽見彼此走路和說話的回音

走到一半我們看洞穴內看到一個湖

 

 

 

 

 

 

 

 

 

 

 

 

 

 

 

雖然湖是處於坑道內,但是由於陽光直射的緣故,光線反照在波面上顯得波光

瀲灩,風獅爺長老說道:「這個湖是古崗湖,相傳著以前抵禦外敵時曾經,

原來原先是擔心這股能量過於強大,怕被有心人士拿來使用,於是將這股力量

封印古崗湖中」

「會不會跟氣場的平衡有關聯呢」

「長老那當寧、城、沙、湖、嶼這五種氣場同時結合,那…會發生甚麼事」我

問道

「不對,這個聲音是誰…」一個聲音在洞穴中傳來開始徘徊著,我們環顧四週也沒其他人說話

只見這音量越來越強烈,開始吸引我們的目光

「這….是這片土地在哭泣!」四周都是一陣呢喃聲,餘音穿透眾人心靈

「原來這是最後的關鍵! 」長老在講完話,語畢一道光芒從湖中裡現出,將整個洞穴內照亮,而力量的泉源無止盡的不停地湧出,只見泉源中忽隱忽現,現身出一個紡花仙女,看到這裡,眾人都被眼前這股現象所震撼住了

「妳是誰?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看到這個情況,我有點不可置信地問道「這是浯島的化身,很久以前島上流傳著一個古老的傳說,當浯島遭遇到危機或是陷入困難時,島會指引天選之人幫助脫離困境,沒想到竟然…」長老不可置信地說著

「太不可思議了,這是浯島之聲啊」

「現在面臨的困境我都知道了,不過…現在那些不是重點了,就讓我解開那羈絆吧。」

 

第三章 總反擊

 

 

紡花仙女到了太武山上,往山下一望去只見整個浯島滿目瘡痍,到處都是四處淹水的景象以及許多無家可歸的居民,彷彿如人間煉獄般悽慘,看到這裡,紡花仙女不禁嘆息說道:  「唉,這龍王竟然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使得黎民百姓陷入水深火熱,不知民間疾苦,真是罪過罪過阿!」

「有甚麼方法可以度過難關呢?  」看著眼前的一片景況,長老不禁問道

「水淹金山高,盡心盡力護浯島,龍王氣盛驕,運籌帷幄用計妙」紡花仙女對

著大家說著

「接下來要怎麼做呢?」一個村民問道

「首先需要麻煩收集浯島上的刺棘草開始編織成一張網,時機到了自有辦法」

在紡花仙女的提議之下,風獅爺長老吩咐村民用島上的刺棘草開始編織大網,一聽到風獅爺長老帶回來的消息,島上不分男女老少全部動員起來編織,

男丁們組隊前往採集,婦女們則是分工把採好的草編織成絲線,經過了一個禮

拜的時間,眾人終於大功告成,編織出一張八丈的大網

「這樣就可以了嗎,會不會不太夠呢?  」一個村民半信半疑地問著

 

 

 

 

 

 

 

 

 

 

 

 

 

 

 

紡花仙女說道「這樣就可以了」

紡花仙女緊接著說道:「要鬥龍王,就必須擒住他的軍師狗鰻精,這狗鰻精有著龍王百寶殿的鑰匙,但這廝老奸巨猾且足智多謀,要擒住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能硬戰只能智取」

「那接下來該怎麼辦呢?要如何擒住狗鰻精呢?」

「這個倒是不急,已經有方法了,現在就是等著他上來自投羅網」紡花仙女不疾不徐,胸有成竹地說著

 

「轟隆隆」不遠處只見蝦兵蟹將又開始發動第二波攻勢,捲起浪濤,這次的浪

高遠遠比第一次高出幾個高度,以山的高度恐怕抵擋不住第二波的攻勢。

「現在該怎麼辦啊,已經沒地方去了,只能到這裡了嗎」一個村民開始悲觀地

說著

「先別那麼悲觀,相信還是有辦法可以度過難關的」一個村民在旁安慰地說道

可以撤離的漁船早已因為先前的大浪沖擊而損毀,逃生的東西都沒了

我提議說道:「我們身體內各自有不同的氣場,如果運用兩種氣場會不會有不同的結果呢?  」

「同時兩種氣場運用?這個方法姑且可以嘗試看看」

開始將城嶼兩種氣場運用,只見在兩種氣場運用之下,城嶼之氣板塊交錯,開

始構築出一道牆

隨著大浪升高這牆也隨之升高,彷彿有種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概念。

漸漸地,海水升到到一個高度後便不再上升,取而代之的是開始退潮,海水開始往後退去,透過城嶼之氣兩種氣場結合的緣故,原先衝到島上的漫天大浪竟然反彈回去

「這怎麼可能,竟然將大浪擋住了」蝦兵蟹將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

「阿阿阿」只見一陣慘叫聲蝦兵蟹將全部敗下陣來,被原先打上島上的大浪所

吞噬,全部敗下陣來。

這狗鰻精眼見大勢不妙,想著:  「這下子情況不妙,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還是暫時撤退好了」一時如意算盤打好了,準備作勢要脫逃

紡花仙女一見到這幕怎麼會放棄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呢?只見紡花仙女隨手將編織好的大網一扔撒入海中「看招」

拋出去的大網散發出一道金光萬丈,將整片大海都籠罩著,不多時就不偏不倚

地罩住準備脫逃的狗鰻精

「抓到了」風獅爺長老見著說道

我開始把網子海上由內收回陸地,今天最開心的事莫過於抓到狗鰻精了

狗鰻精掙脫不掉,意圖想掙脫,但越是掙扎就越是被網上的草棘刺所刮傷,被

刺的遍體鱗傷,痛的死去活來

「這位大俠饒命啊你要什麼,只要做的到我都可以幫你」身陷刺網中的狗鰻精

苦苦哀求著

 

 

 

 

 

 

 

 

 

 

 

 

 

 

 

「那好,你帶我去龍王的百寶殿」我說道

「不行啊,百寶殿內門禁森嚴,外人未禁許可是不能進去的」

「這樣是嗎?那好」只見將網子往內收,只見這刺棘網又縮得更緊,狗鰻精又再次哀號

「阿阿阿,痛死我了,我答應你就是了」狗鰻精百般無奈地說道

 

 

這狗鰻精開始著急起來,因為這百寶殿內可是收藏著許多龍王的祕寶,

平常未經允許是不能進入殿中的,到時候龍王怪罪下來可就完蛋了,不過現在

這種情況也是百般無奈,只能保命要緊。

狗鰻精心不甘情不願,只好帶我前往海龍王東海龍宮的百寶殿取煮海鍋,指引帶路,特地用一條繩子套住,以防中途逃脫

 

走入宮殿,只見殿中金光萬丈,快要睜不開眼睛來,看到百寶殿,我有點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懾到了,放眼望去缸缸內不是奇珍異寶就是金銀財寶,都是平時未曾看過的珍寶,不過現在不是注意這個的時候,得趕快找到煮海鍋才行

我在龍宮內左翻右找,翻箱倒櫃將宮內的箱子都找了一遍,最後在角落找到一個黑壓壓的煮海鍋

「總算是找到了,得趕快回去向紡花仙女報告這個好消息」

我一手拿著煮海鍋,一手抓住狗鰻精回報任務

「太好了,有了這個煮海鍋就可以退龍王」紡花仙女看到順利地拿到煮海鍋滿

意地說著

「這樣物件都都齊全了,那我們開始進行吧」風獅爺長老在旁說道

「先等一下,那什麼時候可以放我走,我已經帶你們去百寶殿了,應該要履行

承諾才是啊」在一旁的狗鰻精扭著身軀,一口苦苦哀求地說道,

「先別急著,等事成了自然就會放你走」紡花仙女對著狗鰻精莞爾一笑

「哪有人這樣說話不算話的」狗鰻精一聽到自己被耍了,開始在旁邊跳腳著

 

 

臨走前紡花仙女叮囑我一件事說道「這是漢影雲根劍,是浯島上的鎮島之物,麻煩先帶在身上,若是遇到危機時應該有所幫助」

紡花仙女卸下腰間的一把配劍,交付給我,只見這劍黑色劍鞘,在陽光的透射下還顯得有些發亮,但現在事不宜遲我得趕快抵達龍王的所在處

 

「不好了龍王殿下,我們的攻勢被擋住了。」傳令兵慌張的跑過來道

「什麼?這怎麼可能,我們的前鋒不是已經攻擊了嗎,發生甚麼事了?  」龍王一臉狐疑地說著

「竟然有這種事,待本王親自去見識見識」龍王半信半疑的開始起身走去查看只見狗鰻精被紡花仙女用刺棘草編織成的大網網住,不停地求饒著,看見此幕龍王瞬間面子都掛不住了,只見龍王怒不可遏地瞋目著說道:

 

 

 

 

 

 

 

 

 

 

 

 

 

 

 

「哼,這些不堪重用的廢物,真是氣煞我也,待本龍王親自出馬一番,」龍王

火冒三丈地說道開始,緊接著開始拔劍出來

見到龍王開始進攻,村民們也開始運用沙之氣的特性,將海灘上的沙構築出沙

人,只見沙子逐漸形成人形模樣,朝著龍王圍攻過去,雙方開始交戰起來

龍王揮劍依序砍倒了幾個沙人,隨著時間過去,龍王的體力也漸漸被消耗,

只見原先被砍倒的沙人,彷彿如不死之身般,又開始集結復活起來,龍王開始

氣急敗壞起來

「哼,如此雕蟲小技也不過如此,就讓你們見識本王的厲害」

龍王緊接著拔出配劍,舞天弄地開始對著海水做法,嘴裡念念有詞開始念起不

知道什麼咒語

「海洋大號令」“嘩啦啦嘩啦啦”隨著龍王的一聲號令下,一時間內海水竟然

全部集結起來開始旋轉,化作一道水龍捲矗立海面上,漸漸形成一條水龍,

「那是什麼怪物啊! 」見狀這幕的村民們驚恐地說道

「哈哈哈去吧」海龍王揮動手中的寶劍,向這條水龍下達命令

只見這水龍凶神惡煞,伴隨著淘淘大浪,鋪天蓋地而來,來勢洶洶的水龍開始

將沙人衝撞和吞噬,由沙構築出的沙人哪裡是水龍的對手,遇到水瞬間便潰

散,化成一盤散沙崩塌。只見水龍攻勢越來越猛烈,不多時便將所有的沙人都吞噬殆盡

「哈哈哈見識到本王的實力了吧」看著自己傑出的表現,龍王意氣風發地說,只見這條逐漸形成的水龍仿佛被賦予生命般,迅速地張牙虎爪發出怒吼聲衝過來

正當我準備迎戰時,只見腳忽然不聽使喚,不論用多大的力氣依舊是動彈

「怎麼回事腳不能動了」

「哈哈見識到了吧這是水牢,讓許多勇士陷入苦戰的招式」遠處的龍王得意洋洋說著

只見隱約可以看到腳的周遭有一股水氣圍繞著,無論使出多大力氣也無法脫身

「哈哈這下子勝負已分」

只見水龍正面迎擊,這周遭都沒有迴避的地方,這下子不妙了「這下子糟糕了,難道就只能到這裡了嗎」我心裡暗想著

突然一個念頭閃過,我想起臨走前紡花仙女對我說的叮囑,若是遇到危機時可以拔劍化解危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現在我心裡也沒個底,不過事到如今也只能孤注一擲了,不知道哪裡來的想法,我將希望都寄放漢影雲根劍上了

「拜託了希望可以度過危機」我緊握劍把,全力將希望都寄託在劍上了

只見將劍從劍鞘中拔出,只見原本環繞在腳周遭的水氣立即散去,我還在納悶時,一看原來這漢影雲根劍上鑲嵌一顆定海珠,定海珠的特性逢水即開,所以海水無法靠近,只見原先襲來的海浪如摩西過海般散去,連同水龍襲來的海浪也一道劈開。

這場與水龍的對決究竟鹿死誰手,周圍的群眾都都屏氣凝神地觀看著這場對決

 

 

 

 

 

 

 

 

 

 

 

 

 

 

 

我一個側身閃過水龍的攻擊,正當水龍要往返回擊時,只見人刀合為一體,我

將劍一刀劈下,加上五種氣場的能量同時結合,將力量發揮到極致

只見一個刀鋒閃過,一陣刀光現出,水龍被斬斷了,終於度過困境了,我看著

出竅的漢影雲根劍說著

“嘩啦啦嘩啦啦”只見被斬斷的水龍失去重心,逐漸崩塌,落在海面上化成一

攤水

「不可能…這種事怎麼可能會發生」看著水龍倒下的身影,龍王不可置信地說

隨著水龍的消逝以及部下們漸漸敗下陣來,這龍王不知道有甚麼計畫,竟然立

刻游入海中,潛伏在海面下,只見過了幾個時辰依然還是沒甚麼動靜

不知道龍王還有甚麼其他計畫正盤算著,大家開始嘀咕起來「那麼久時間還沒動靜,龍王會不會已經跑走了?」

「龍王千里迢迢從東海跑來這,應該沒那麼簡單就罷休」

 

 

正當眾人百思不得其解時,不遠處傳來一股喘息聲,伴隨著沉重的步伐而來

「嘿唷嘿唷」一看原來是風獅爺長老與眾人抬出了煮海鍋,開始在海邊架了起來

「這下子煮海鍋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風獅爺長老氣喘吁吁的說著,只見搬煮

海鍋過來的眾人個個滿頭大汗

「這個鍋子真的有那麼神通廣大嗎」一旁的村民半信半疑地看著煮海鍋說著

「這個我不清楚,不過還是先試看看在說」

長老緊接著說著「大家把木柴都放鍋底,準備開始起火」我們將從島上四處蒐集來的木柴擺在煮海鍋鍋底,只見木柴堆得像一座山似的,開始點燃一根火把開始生火,

只見燒了一個時辰,柴火仍是越燒越旺,不過鍋裡的水仍是沒有任何起效,沸

騰不起來。

「發生甚麼事了,怎麼過了那麼久水都無法沸騰呢?」村民們開始納悶起來

「還是木柴不夠多,那再去蒐集更多的來好了」長老起身準備要作勢要再去拿

「應該不是這樣,會不會是方法錯了」我說道

在一旁的紡花仙女緊接著說道「若是以普通的柴火來加熱,溫度是不足以讓煮海鍋沸騰的,但如果我們各自運用本身內的氣場發揮,相信應該有不同的成

效」

「本身內的氣場發揮?這是什麼意思?  」風獅爺長老不解地問道

「簡單來說我們每個人這當中有人有城、嶼、湖、沙、寧等氣場,如果可以互

補短長,將五種氣場結合運用,相信這是一股強大的力量。」

「原來如此,那我們就開始各自準備吧」長老恍然大悟地說道

 

我們按照紡花仙女的指點,眾人開始將自身的氣場透過 X 手環轉換成熱能,

 

 

 

 

 

 

 

 

 

 

 

 

 

 

 

當 X 手環一次發動五種氣場,將高溫聚集,隨著時間開始增加,氣場持續的灌輸,“劈啪劈啪”底下的柴火也越燒越旺,這煮海鍋溫度也開始升高,漸漸冒熱氣,開始翻滾,沸氣騰騰起來。

 

「各位就是現在,倒」只見長老的一聲令下,眾人開始慢慢將鍋中的熱水倒進

海裡,一時間內整個海水開始沸騰起來。

「阿阿燙死我了,饒命阿饒命阿」海面上一時間慘叫聲此起彼落,只見一群蝦

兵蟹將翻身倒地的求饒著

見到這樣的方法有成效,眾人又開始起鍋,將煮海鍋再次加熱起來

眾人再次將煮海鍋中的熱水倒進海中,只見海水又開始沸騰冒泡,又再次傳來

一陣哀號聲,只見海面上一個個翻出魚肚白浮出水面,

最後,海龍王終於受不了高溫的折騰,從水面下出來

「停手停手別再倒水了」

看著岸邊的眾人,龍王連忙打躬作揖說道:  「本王有眼不識泰山,無意間冒犯貴寶地,還望留給我們這些徒子徒孫一線生機」只見龍王背後的蝦兵蟹將與龍子龍孫,個個奄奄一息癱倒,浮在海面上,彷彿剩下半條命似的。

紡花仙女說道:  「已經造成的遺憾無法彌補,希望這些帶來的劫數可以平安度過」紡花仙女看著島上經歷一場浩劫屋倒樹塌的景象,由衷地說著

「速速還我浯島和平日子,不然就用這煮海鍋將你們這些蝦兵蟹將與龍子龍孫一個個煮熟」風獅爺長老與眾人再次作勢,準備將煮海鍋內加熱好的海水倒進海中

折騰地半熟,呼天喊地地叫著

「別別別,本王立刻退兵,眾人聽令速速撤軍」龍王揮手向後方的眾人說道

 

 

煮海鍋

 

 

看著龍王漸漸遠去的身影,這場危機終於暫時告一段落了,浯島再次恢復了往

昔的平靜。

 

 

隨著龍王的離去,原先打到島上的海水也漸漸退去,島上的村民終於可以再次

享受著以往的太平生活

 

 

放眼看去只見島上滿目瘡痍,但目前還沒聽到有村民傷亡或是失蹤的消息,也

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紡花仙女說道:  「經過這次的教訓,這龍王估計是不會再來犯了,不過島上的

復原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

「這次的危機總算是驚險過去了,真是一場災難啊!」經歷這件事,餘後風獅爺

 

 

 

 

 

 

 

 

 

 

 

 

 

 

 

長老還是有點心有餘悸地說道

「希望是這樣,不然到時候又是一場災難了」我說道

「」

晨曦,東方的天空翻出了魚肚白,海龍王野心最後還是被粉碎了,原先衝進島上的海水也漸漸地退去,衝破烏雲籠罩,總有雲散天光的一天

「守護浯島的使命已經達成,此地也不宜久留,先告辭了」紡花仙女開始起身離開

「那今後如果還有危機的話怎麼辦呢」風獅爺長老說著

「經過這次的歷練,大家對於這座島嶼的守護我都看到了,相信日後可以有更多的表現」

 

謝謝紡花仙女對於浯島的解救,我們告別紡花仙女,只見紡花仙女一揮手中拂

塵,腳邊出現彩雲,乘著雲朵開始離去

接下來的任務是開始進行家園重建的工作,看著被海水沖垮的民房還有一些遭

到破壞的設施,日後的重建想必是一段漫長的路

「海生啊,這個麻煩幫我抬到那邊去」一個村民說道

「好的馬上來」

大家開始閒長家話,又是回到了平常的談天說笑的時候

對我來說,浯島,這個我生長的土地,這裡不只是生活的故鄉而已,更重要的是看有沒有值得保護的事物,生活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人事物,都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以後遇到甚麼危機或是需要的地方,相信可以再次用自己的一份心力,繼續守護這座島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