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鱟(李玉安)

 

由烏黑到灰白,始終望向大海,

但這片汪洋始終守口如瓶,

一對海底鴛鴦帶著鋼盔依循著我面前爬過,

彷彿訴說著我的這幾年的生活,

回憶時如夢的不真實,

卻也能清晰思考著,即使再到下個泥盆紀後,

都僅僅所在記憶之流。

 

七十年前,秋,赤地千里彈如雨下後,

初體驗的救家衛國,一身軍裝的他看上去心疲力竭,

向著茫茫大海的平靜,一切安好。

他說著永遠的誓言,我信了,

金風徐徐下,牠是約定的信物。

和煦陽光下,牠是過去的延續。

 

六十年前,夏,你再次報效國家,

那日月光下的星非星,而是最痛的無情,

此起彼落的巨響,劃破天際也打碎了承諾,

沿著眼角滑落的子彈一顆顆打中我那擔著的心;

潮來潮去已被無情蓋過這悠揚之音。

隨之而來是單日才出現的流星雨,

傳說流星雨可以許下心願,

那些年唯一的願望,好久才實現。

 

多年的命運交響曲到了尾聲,

還坑道中記得你告訴我:「

因為尊重老婆所以母鱟體型大;

因為遵守下一輩子仍要再一起,所以一直還沒滅亡;

因為愛國所以帶著鋼盔,隨時保家衛國。」

最後的敲門聲,永遠不會忘記,

你眼角濕潤的說:「我回來了。」

戰後,戰鱟。

你和妳有甚麼感受?還是你也能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