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組:第二名 《風獅爺與我》 華語文學系 吳欣潔

豔陽直射著柏油路,熱氣直冒,迎面而來濕熱的風,把陣陣熱氣撲向微紅的 雙頰,伯玉路上儼然站直的樹木,奮力延伸著青綠枝葉,朝著空中享受陽光澆灌, 一下飛機便馬上逃進有冷氣的巴士上,還來不及窺探這個離臺灣有點遠又有點近 的地區,便被一波一波的熱浪趕上了車,比南臺灣還要熱的此地令我難忘,也讓 我在此與金門結下不解之緣。

 

三年前,高中放榜的日子,我踏上了金門這座海島,搭上了旅遊巴士,走過 戰地史蹟、閩南建築,還爬上了太武山與「勿忘在莒」勒石合影,放榜的前一天 晚上,我一人獨自待在旅館,忐忑不安的情緒使我無法帶著愉悅輕鬆的心情和媽 媽同去觀賞夜景,只見媽媽一回來便興奮地與我分享站在無光害的高處,眺望著 不遠處燈火通明的廈門。

 

三年後,大學放榜,我又再次踏上了金門,之後的四年我將在這裡完成人生 的另一個旅程。來金門的幾個禮拜,慢慢適應這裡的生活,感受早上毒辣的陽光、 感受晚上刺骨的冷風。忍不住欣賞路上漫漫生活的黃牛、忍不住在回寢室時從宿 舍五樓望向海面另一端的廈門夜景。

 

每個練習毛毛蟲的微涼夜晚,經過體育館泳池旁的風獅爺裝飾,想起下舖的 室友總說著要一起去尋找金門風獅爺的蹤跡,站在體育館的中庭,冷冽的風拂過 每個微紅的臉頰、每個沁出汗水的額間、每個上下起伏的胸膛。置身於隊伍當中, 喊到沙啞的喉嚨、跳到喘不過氣的每個瞬間,就是蛻變的瞬間。讓我不禁想起當 初在案前埋首苦讀的自己,那個在週記裡寫下的初衷是否將要實現、那顆頻頻告 訴自己要堅持下去的心,在指考放榜的那天,網頁因大量查榜人數而遲緩,甚至 多次跑出無法連線的頁面。我跑到陽台想讓手機的訊號好些,上半身幾乎掛於欄 杆上頭,聽到了自己不安而急促的呼吸聲、眼睛的餘光從頁面旁看到微顫的手指。 然而,緣分讓我在金門大學與我的同學們、老師們相遇。重新定義,此階段我的 人生。

 

毛毛蟲終將羽化為花蝶,而我,在剛踏進金門大學校門的那一刻,我在此地 停駐的時間也正在慢慢流逝,很快的,我將又離開。大千世界、芸芸眾生,總有 我的容身之處,該何去何從自有上天的安排。但此時,我最大的義務就是於此慢 慢積攢我的能力,又如同在體育館泳池的風獅爺的裝置藝術品,在那堅守自己的 崗位,守護著金大學子,不畏眼前的挫折。

 

記得第一天來金門,在飛機上已看到紅紅磚瓦的閩南式建築。少了高雄港層 層疊起的貨櫃,卻多了幾艘指尖小的漁船;少了幾分城市的吵鬧喧囂,卻多了古

 

1

 

 

色古香的舊宅。飛機的起落架已放下準備降落,媽媽的淚水卻止不住。她的頭瞥 向我,雙目卻望向窗外,淚水從眼角的細紋溢出,沿著那隱約斑紋的臉頰滑落, 我不敢正眼看她,因為我知道我一定無法控制自己。原來,從前理直氣壯說大學 一定要離家的我,在那刻,我終究還是個意氣用事的小孩子。與家相隔了一灣海 峽,我還是不爭氣的害怕膽怯了。

 

父母轉身搭上了接駁車,知道他們上車後一定會看向我,我便馬上轉身走回

 

宿舍,感覺眼睛酸酸的、胸口悶悶的,離家的感覺,我這才明瞭。風獅爺守護著 金門、金門大學守護著裡頭的莘莘學子,父母守護我十八年,放手讓我在此受一 層一層的庇護。我終究是要學習自立自強、自我成長茁壯,只願有一日我也能如 風獅爺一般,堅守自身崗位、回饋社會、兼善天下。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