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眼中的金門

曾是醉臥沙場的血色土地

士兵枕戈待旦的死守前線

左手攻敵,右手防砲

為祖國獻上身軀 被世人歌詠英雄

英雄們遺世化物,鎮守這座孤島

而祢 佇立瓊林的隅角

雙眼斗大 眼角餘光被風狠劃幾刀

嘴巴大開 將風害一併吞噬嚥下肚

鮮紅的披風在你的背後瀟灑飛揚

如同笑傲的飛鷹有雙威猛的翅膀

 

日日夜夜 不分四季的站崗

手裡緊握令旗,眼觀四處 耳聽八方

生前用肉身衛國保家 逝後成神靈為民鎮煞

在白天 陽光灑祢一身金黃

閃耀的石身與披風的鮮紅交相輝映

在夜晚 月亮綴祢一身驪色

烏黑的影子與孱弱的月光惺惺相惜

不曾闔過眼 祢炯炯有神的眺望金門 捨不得休息

 

而在匹馬一麾的風光之餘 我何嘗沒注意到祢的失落感

獨自隻身在瓊林 望著經過的車子快速駛離 偶爾車上的人搖下窗看祢一眼

短暫的好奇祢卻甘之如飴

漫長的一天 除了麻雀是知心好友 願意與祢談心 其餘皆是對孤獨的無奈感嘆

特別是雷雨交加的天氣

一顆又一顆的雨水狠打你的臉頰 祢的石軀 祢的心靈 還恣意妄為浸溼披風

從頭頂沿著五官輪廓滑落的雨滴 是悲傷

悲傷在祢不肯閉眼的堅持下變成一滴滴的眼淚 是祢正在哭泣 對天傾訴哀愁

祢說同胞們被分散在金門四處 盡忠職守,被稱作風獅爺受人尊敬

自己卻無法與兄弟團聚 不得知祂們的狀況 痛心入骨

我撐起雨傘走向你,傘下是我倆及祢的悲不自勝 一起聆聽這場暴雨彈的激昂協奏曲

 

風狂雨橫後 烏雲拂袖離去 一道曙光敲敲我的雨傘

我抬頭見蔚藍的天 潔白的雲,再轉頭看祢時發現

原本被雨水澆的鬱悶石軀洗滌一身恢復精神

溼答答的披風受暖風吹拂逐漸風乾神采飛揚

連黯然神傷的表情頓時煥然一新成滿臉春風

原來撥雲見日後的世界不但閃耀大地 還會帶來希望

縱使無名狀的淒涼會再叨擾 但也只侷限在短暫的下雨時刻

一旦放晴

祢又是我印象中那威風凜凜 肅然起敬的瓊林守護神

更是為民除害 榮耀這片土地永垂不朽的蓋世英雄